推广 热搜: 减肥  外科 
楼主 | 收藏 | 举报 2020-02-09 14:10   浏览:14   回复:0

李医生走了,当时“造谣”的另外7人,现在怎么样了?

img

怀着复杂的心情送别了李文亮医生,人们不由得问道:当时“造谣”有8个人,现在另外的7人怎样了呢?

据称,“造谣”的8个人,分别来自三个群:武汉大学临床04级群、协和红会神内、肿瘤中心——皆为医学交流群。其中,李文亮、刘文、谢琳卡,都是医生。

img

·乳腺肿瘤科医生谢琳卡:

2019年12月30日晚,肿瘤科医生谢琳卡在“肿瘤中心”微信群内发出提醒。


img


在发出信息之后,多多少少都对身边的人起了作用,“我的很多同事确实开始在家里面先预防、购买口罩之类的,然后自己出门都戴着口罩。我不知道有没有帮助到别人,但是大家肯定都提高了警惕,特别是住在附近的同事,都没有让家里的老人出去,小孩送到比较偏远的地方去。”

但也正是这条信息,让她被武汉警方认定为“造谣”,并给谢琳卡医生打来电话“沟通”。

比起李文亮医生,她接到的方式更“温和”一些,“我想澄清一点的是,当时公安局的警察同志确实有跟我打电话(只是打了个电话),但是态度很客气,我当时也和警察同志说了,我是一线医生,我们单位在旁边,风险高,希望大家多小心,提高警惕。”

谢医生目前还在抗疫一线奋斗着,2月1日上午,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她表示,自己的事情其实很简单,希望更多支援医护人员抗疫物资。

·武汉红会医院神经内科医生刘文:

“刚刚二医院后湖院区确诊一例冠状病毒感染性肺炎,也许华南周边会隔离。洗手!口罩!手套!”

“SARS已基本确定,护士妹妹们别出去晃了。”

12月30日晚19:39,刘文在一个名为“协和红会神内群”说了这些话。

img


随后,刘文的提醒被实名截图,广为转发,这一个有“人传人”特征的传染病,被部分人提前了解。

他称自己起初并没有把这当回事,因为觉得并没有做错事。但在他第二天回到单位上班时,即12月31日就被医院相关部门约谈了,询问其消息来源,让他不要传谣。

再过了两天,他收到了警察通知去派出所的电话,并和派出所的两位民警一起写下了一份情况说明。警察向他询问了事情经过,并形成了书面笔录,而后根据警方要求逐页签字并按下手印。刘文称,警方没有特意为难他。

刘医生后来接受媒体电话采访时解释说:“当时只是在院内群提醒告知大家一下,因为不仅他们医院,周围几家医院都有相似病例,而且都指向华南海鲜市场。”

在他提醒后有同事加强了防护,但还是有同科室的医护人员感染,“想不明白,怎么会传到圈外去的呢?”

目前刘文仍在抗疫一线工作,得知医生李文亮抢救无效去世的消息,他表示和所有医护人员一样心情沉重,“只能继续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”。


遥远的回声

截至目前,就第一例公布的非典型冠状病毒感染案例已经两个月了,距离8名医生被处理、上央视也已经一个月了。而以上就是目前“8医生”中露面的3人,剩下的那5名呢?

在网上,我们不但没有查到另外几人的具体“造谣”内容,甚至连他们是谁我们也不知道。大家都关心他们,但相关方面仍没透露更详细的情况。

面对网友对8名医生滔滔不绝的“应援”,以及对“处罚”的质疑,最高院在1月28日对此事进行了解读:

“事实证明,尽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并不是SARS,但是信息发布者发布的内容,并非完全捏造。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“谣言”,并且基于对SARS的恐慌而采取了佩戴口罩、严格消毒、避免再去野生动物市场等措施,这对我们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,可能是一件幸事。
所以,执法机关面对虚假信息,应充分考虑信息发布者、传播者在主观上的恶性程度,及其对事物的认知能力。只要信息基本属实,发布者、传播者主观上并无恶意,行为客观上并未造成严重的危害,我们对这样的“虚假信息”理应保持宽容态度。”

微博 @平安武汉 也第二次发表了对于“8位造谣者被查处”事件的回应。

通报是这样说的:

img


2020年1月30日有两名律师写了申请书,申请公布“8名散布谣言者”的相关情况:1、对“八名散布谣言者”进行处罚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予以公开;2、对“八名散布谣言者”进行处罚的结果予以公开。

另外几个人的情况,我们不得而知。他们留在人们记忆中下最清晰的痕迹,只有新闻上的几个字:

“8人发布不实信息,已被查处。”

img


17年前的警报声仍在回响:

“因为不说实话,要死更多的人。”

把时间倒退到17年前。

一位301医院的医生,对当时卫生部在中外记者会上对外宣称的“北京仅有12例病例,3例死亡,已经得到有效控制。”感到愤怒,并提出异议。

因为他认为,实际情况远没有这听起来这么良好。

在做了进一步调查确认之后,他主动致函联系一些媒体,提供了自己了解的事实。

后来又有一些媒体机构获悉消息,采访了他,才将真实的疫情公诸于世,引起全球舆论的重视。之后世界卫生组织(WHO)的调查情况发现,疫情基本与这位医生提供的数据近似。

他说,“自己之所以站出来说话,是因为不说实话,要死更多的人。”

经过03年非典的惨痛教训,我们的国家已经害怕了,建立了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。其中有他的一份功劳,人们赞颂他,但他很平静,“我只想到两点,一是人的生命最重要,二是要讲老实话。承认这两点就可以了。”

img


新闻称:“疫情信息从基层发现到国家疾控中心接报,时间从5天缩短为4小时,织起了快速捕获疫情的‘天罗地网’ ”。”

17年后的今天,冠状病毒传染疫情再次出现,“天罗地网”是否对我们普通人起到了最佳作用,也许待疫情过去我们才能得到答案。


普通人李文亮和普通人你我他

文章的最后一部分,我们留给李文亮:

纪念李文亮,我们不应只记住他的“闪光时刻”,比起说“他是一个英雄”,不如说他是个跟你我一样的普通人。

刷刷他的微博,你会发现他也是个吃货,爱火锅爱炸鸡,说自己“食欲猛于虎”,偶尔食欲碰上价格,也会来一句“吃不起”;他爱刷剧,也看大热的《庆余年》;他偶尔抱怨工作,说“累死”“不想干了”,但也说“病人虐我千百遍,我待病人如初恋”。

他还是一个丈夫、一个爸爸,在微博上“吐槽”:爱乐维好贵啊。再加个狗头表情包。

img


他是一名普通的医生,一个普通的父亲、丈夫、儿子,却因为说出真话,成了万千人心中的“英雄”。这也许跟他理想中的世界相差甚远——什么时候说真话也要被奉为英雄了?

要记住这个普通的医生,他只是做了一个医生该做的事:

我要保持对人类生命的最大尊重;

我将用良知和尊严,按照良好的医疗规范来践行我的职业;

我将继承医学职业的荣誉和崇高的传统。

(节选自《希波克拉底誓言》)


img

#武汉市民献花悼念李文亮# 图源:微博 @邵念

令我们振奋的是,2020年2月7日,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,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。

我们期待着“8个造谣者”被正名的那天,只有为他们正名,才有更多说真话的人。

太阳照常升起,谢谢拯救地球的你。


img

李文亮医生于2012年发布的微博


打赏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湘ICP备19009413号-2